陈锴:留学生此时该不该回国?刚从德国回家的我想说……

陈锴:留学生此时该不该回国?刚从德国回家的我想说……

原标题:陈锴:留学生此时该不该回国?刚从德国回家的我想说……

【文/观察者网专栏作者 陈锴】

关于德国两周前的疫情状况,有李周行同学在观察者网发表过文章,就不多说了。之前由于有考试以及论文的原因,本人是打算留守的,但后来疫情迅速恶化,大学关闭,考试全部取消,家人又刷到了机票,就撤回国了。

这次回国事发突然,经历非常难忘,而且看到最近某些自媒体利用个别事件推波助澜,制造留学生等海外华人群体和国内网民的矛盾,就把这段经历和一些个人想法记录下来吧,供大家参考,也供我自己以后回忆。

2020年2月下旬狂欢节(Karneval)以后,德国北威州的海因斯贝格(Heinsberg)疫情爆发。我所在的城市亚琛距离疫情爆发地40km左右,为了安全起见,从当时开始便不再去图书馆和食堂,转而在家复习备考,去超市也戴着口罩。(可能我住的那片区域学生比较多,包容性强一些,记忆里较少碰到歧视或者异样眼光)

3月15日,学校宣布考试全部取消。3月16日晚,马克龙宣布法国采取一系列措施——封城,学校停课,关闭餐馆、酒吧等非生活必须的公共场所,军队进入法国主要城市,除必要的出门外(工作、就医、买食物、遛狗等),禁止出门闲逛,违者罚款38-135欧(300-1000人民币)——目前为止是欧盟抗疫措施最严格的国家。几乎同时,德国总理默克尔也宣布关闭学校、酒吧、夜店等场所。

图 1:法国出门必须填写此文件(Attestation),不符合规定的会被罚款

3月18日,德国新冠肺炎感染者人数破一万,并继续快速增长。

图 2:德国时间3月19日下午世界疫情数据,图片来源油管Roylab Stats频道(Coronavirus Pandemic: Real Time Counter, World Map, News)(关于德国的数据,德国各个媒体或机构报道的数量不大一样,但总体上大差不差)

由于感染者增长速度很快,爸妈和女朋友因为担心我,在德国时间3月19日凌晨,买到了一张当天傍晚19:00法兰克福直飞上海的机票,早上醒来我得到消息瞬间清醒,立即买火车票并收拾行李,乘坐13:39出发的列车前往法兰克福机场。

为了家人和自己的健康,以及不想给国内医护人员和工作人员添乱,从出门开始,我便戴上了N95口罩(2月的时候有考虑到,万一欧洲出问题要回国,特意留了几个),路上20多个小时几乎全程没有摘(除了在上海入关的时候被要求摘去口罩以及更换口罩等),手上戴着一次性手套,且随身携带免洗洗手液和消毒喷雾,不时给手和随身物品消毒一下。

图 3: ICE列车、法兰克福机场办理值机和候机区

德国ICE高铁上乘客非常少,说明大部分德国人响应了国家号召,取消了不必要的出行,平日欧洲极度繁忙的交通枢纽——法兰克福机场也特别冷清,唯有国航的值机柜台前队伍很长,大家有序地排队等待测体温、办理值机。 返回搜狐,查看更多

责任编辑: